【報告總書記 脫貧有信心】阿圖什的葡萄,變了

——來自深度貧困縣的一線調研③

來源:新疆日報  稿源時間: 2019-11-20

  位于天山南麓的阿圖什市,將目光投向了木納格葡萄種植,遍布鄉村的藤蔓上結出的葡萄,變成了老百姓的“致富果”。阿圖什市阿扎克鄉翁艾日克村村民馬依努爾 · 瓦依提說:“今年葡萄大豐收了,日子也越來越好了!”  李楨楠 作

  新疆日報訊(記者白之羽 何玲 趙春華 阿扎提 · 玉素甫江 呂依晗 陶志豪報道)總面積70%是山地、人均耕地面積不足1畝,這樣的一座城市,該如何應對貧困的侵襲?

  帕米爾高原日照與布谷孜河水源同存共享,這樣的一座城市,該如何尋找致富的路徑?

  位于天山南麓的阿圖什市,將目光投向了木納格葡萄種植。在歷經多年的不懈努力與提質增效后,遍布鄉村的藤蔓上結出了珠玉一般的“致富果”。時值深秋,木納格葡萄的采收已近尾聲,曾經土地里滿眼的綠色,變成了老百姓口袋里的紅色,更映襯出每個人臉上的喜色。

  10月19日,走進這個享譽世界的瓜果之鄉,我們看到了為了脫貧致富的承諾,全市上上下下的努力。

  葡萄越種越多了

  村里的葡萄地越來越多,這是阿圖什市阿扎克鄉翁艾日克村村民的直觀感受。

  今年80歲、4年前脫貧的買買提 · 再丁已經種了50年的葡萄。他告訴記者,上世紀70年代,村里只有15戶村民種植葡萄,選用的品種也不是木納格。“全村7000多畝地,只有三四十畝種了葡萄。不過那時候葡萄是個新鮮東西,所以價格賣得挺高。”1987年,村里開始大規模推廣種植木納格葡萄,種植面積一下子擴大到3000畝。“我也砍掉了普通的葡萄藤,種上了木納格葡萄。”買買提說。

  “早些年,1畝小麥純收入只有200多元,種葡萄的畝純收入基本能夠上千。”買買提回憶說。在收益的驅動下,越來越多的村民開始種植葡萄。今年,翁艾日克村葡萄種植面積已達5300畝,成為村里名副其實的“支柱產業”。

  如果說買買提家種植葡萄有著幾十年的習慣和基礎,那么對于阿扎克鄉布亞買提村貧困戶吐爾遜江 · 阿不都熱合曼來說,種葡萄是經濟壓力下的被迫選擇。

  2016年,吐爾遜江因病返貧。“那個時候就想,不能再守著原來的土地和原來的生活了。”吐爾遜江說。在“訪惠聚”駐村工作隊和村“兩委”的幫助下,他家改種了木納格葡萄,并在今年迎來了大豐收。“家里還有3畝地種著小麥,我打算把它們都換成葡萄。”吐爾遜江說,雖然經濟壓力依然很大,但自己已經看到了脫貧的曙光。

  其實,無論是主動的改變還是被動的選擇,毋庸置疑的是,木納格葡萄種植給無數阿圖什的群眾特別是貧困群眾,帶來了脫貧的希望,繪就了致富的藍圖。

  來自官方的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阿圖什市建檔立卡貧困戶種植葡萄畝均增收927元。2019年,全市特色林果業總面積達14萬畝,其中葡萄種植面積4.08萬畝,掛果面積3.9萬畝,預計產量5.9萬噸,產值達2.36億元。

  對葡萄種植戶來說,更好的消息還在一個接一個地傳來。阿圖什市有關部門負責人介紹,政府將加強布谷孜河4.08萬畝木納格葡萄核心區建設和布谷孜河流域周邊11個村的優質葡萄園建設,力爭將有機葡萄認證面積擴大到2萬畝。可以想象,未來的木納格葡萄產業,將成為生鮮水果市場上更有力的競爭者和脫貧攻堅戰場上更強大的生力軍。

  葡萄越長越好了

  種得多只是阿圖什市推動木納格葡萄種植產業發展的前提,作為相對高端的農業產品,木納格葡萄品質的保證才是贏得市場的關鍵。不過,對于許多群眾來說,認識到種得多和長得好的區別,卻經歷了相當長一段時間。

  說起前些年的種植情況,布亞買提村貧困戶達迪汗 · 買米提力記憶猶新:“以前哪有科學種植的概念,不會打藥不懂施肥,葡萄的產量不高、品質不好。”

  技能短缺與認識不到位,給葡萄種植戶帶來了慘痛教訓。

  “前幾年,木納格葡萄先后出現白粉病、霜霉病等病害,導致葡萄果粒脫落等。”阿圖什市農業農村局駐翁艾日克村“訪惠聚”工作隊隊長瓦依提 · 熱合曼說,不僅如此,由于天氣原因,木納格葡萄還出現過含糖量降低等現象,影響了市場收購價,“最差的時候一公斤木納格葡萄只能賣上幾毛錢。”

  民之所望,政之所向。群眾的發展短板,交由政府來補齊。

  2018年開始,阿圖什市啟動了特色林果業提質增效工程。兩年來,政府投入海量資金,同時為貧困戶免費提供農藥、化肥、葡萄防雨器等農資設備。通過良種推廣、田間管理、灌溉施肥、病蟲害預防等措施,木納格葡萄實現了穩定增產和品質提升。

  “那段時間,我們工作隊每天往葡萄地里跑,不僅自己學,還給群眾普及。”瓦依提說,工作隊制作了《葡萄果園全年工作臺歷》發給群眾,同時邀請技術專家上門指導。“按照專家指導的方法種植效果特別好,肥料不夠加肥料,下雨天就給葡萄蓋上防雨紙,現在葡萄品質越來越好,價格也越來越高了。”數據顯示,2019年,翁艾日克村5300畝木納格葡萄畝均產量1.5噸,銷售價格平均每公斤4元,每公斤比去年增加1元左右。

  在農技人員的帶動下,越來越多的葡萄種植戶進入到自我改良的良性循環當中。

  2017年,在了解到嫁接品種的優勢后,翁艾日克村村民依明巴依 · 阿布力克木主動把20畝木納格葡萄與美人指葡萄進行了嫁接。今年,嫁接的葡萄進入盛果期,平均每畝產鮮果達2噸。“我家的葡萄比木納格葡萄早熟20天至30天,每公斤批發價10元,每畝地純收入1.5萬元左右。”依明巴依很是自豪。

  葡萄越賣越遠了

  如果說木納格葡萄種得又多又好是貧困群眾脫貧增收的基礎,那么,來自市場的力量,則產生了更積極的作用,讓這些大自然的回饋有了更好的去處。

  10月19日,從一片片葡萄地前經過,福建籍水果商郭本云停下了腳步。這是阿扎克鄉布亞買提村村民瓦依提 · 哈斯木家的葡萄地,郭本云彎下腰,看了看箱子里葡萄的成色,滿意地點了點頭。

  雖然吐魯番、哈密、敦煌都盛產葡萄,但木納格葡萄作為晚熟葡萄,掛果期甚至可以持續到冬季的優勢,還是讓郭本云和來自四川、安徽、北京、陜西等地的水果商嗅到了商機。在這之前的一個月時間里,郭本云的工作團隊收獲了200噸木納格葡萄。

  對于水果經銷商來說,他們需要考慮的不僅是貨源的品質和數量,同樣需要思考儲藏和運輸環節的種種制約條件。來自哈爾濱的水果經銷商白利國告訴記者,雖然木納格葡萄名聲遠揚,但在冷藏運輸的過程中會產生較高損耗,給經營成本帶來不小的壓力。

  不過,這樣的情況正在悄然發生變化。

  在布亞買提村通往提堅村的道路兩旁,能看到不少冷藏庫,這是近兩年才出現的景象。提堅村塔什地亞爾冷藏庫負責人吾買爾江 · 吐爾遜介紹說:“今年木納格葡萄價格看好,我收儲了2000多噸,打算天冷了再銷售。”

  “產地直接采摘,全程冷鏈發貨”,這是京東平臺新疆特產館銷售木納格葡萄的承諾。經銷商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西域傳奇電子商務有限公司項目經理程鵬飛告訴記者,從10月木納格葡萄上線開始,公司就從提堅村冷藏庫里提貨,到10月中旬為止共接到1500多個訂單,總重量3噸。此外,還有大宗交易近10噸,且還在持續快速增長中。

  冷藏存儲、冷鏈運輸和線上銷售的方式,給了經銷商更大的利潤空間,同時也反作用到廣大種植戶特別是貧困戶身上,讓他們享受到了科技帶來的更多紅利。

  當然,除了鮮食葡萄,圍繞木納格葡萄形成的加工產業也在市場規律的影響下悄然萌芽。

  10月19日,在新疆榮亞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生產車間,布亞買提村建檔立卡貧困戶阿地拉 · 艾力正在認真地分揀葡萄干。“我在家門口的車間工作,每個月有1500元的收入,努力工作就有回報,每天我有使不完的勁兒。”阿地拉說。

  榮亞公司總經理買買提 · 孜不比拉介紹,公司30多名員工中,超過七成是建檔立卡貧困戶。“我們的產品已銷售到烏魯木齊、山東、上海、北京等地,越來越多的外地消費者品嘗到了來自木納格葡萄原產地的地道味道。”買買提說。

  干勁越來越足了

  隨著氣溫逐漸降低,這兩天,不少村民開始將葡萄藤摘下,埋入地里準備過冬。

  10月19日,家里種了3畝木納格葡萄的布亞買提村建檔立卡貧困戶牙庫普 · 艾優普掰著手指頭說:“12月到來年的3月,要查看葡萄防寒的情況、修整葡萄架;3月中旬到4月,葡萄出土,要綁枝蔓、平整葡萄園;4月上旬,要除去葡萄根部萌蘗、主蔓老枝上位置不合適的隱芽或叢生芽……”

  “種的時候很辛苦,收的時候很幸福。”一年的土地生活,就這樣被牙庫普總結成了短短的兩句話。

  直觀地看,種植木納格葡萄帶來了豐厚的收入,讓群眾們擺脫了貧困的侵擾。但在一年一年的勞作當中,還有更深層次的變化,發生在每一位群眾身上。

  翁艾日克村村民阿力木江 · 買買提江一家,從1995年開始種植木納格葡萄。由于肯投入、愿學習,他家的葡萄每年總是最早一批被搶購一空,賣到了內地城市,很多老板甚至在葡萄還沒有成熟的時候就打電話來訂貨。盡管生活改善了,但阿力木江并沒有停止思考。前幾年,他在村里開起了電子商務服務站,一方面為村民提供便利服務,另一方面做一些小買賣,葡萄外的生意也蒸蒸日上。

  那時,阿力木江在葡萄地里忙前忙后,他的鄰居、建檔立卡貧困戶艾孜熱提力 · 吐爾孫江卻有些不以為然,“三四年才能看到成果,還不一定能賺到錢,這么辛苦圖什么呢?”回憶起當時的想法,艾孜熱提力的臉一下就紅了。

  不過,在看到阿力木江的生活一天天有了變化之后,艾孜熱提力眼紅了、心熱了,也著急了、行動了。他一邊跟著下鄉的技術人員認真學習葡萄栽培技術,一邊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培訓班、學習班一個不落。眼瞅著家里的兩本《果樹栽培技術》《新疆特色林果業實用技術》從新書變成了舊書,村里的農技人員從陌生人變成了熟人,艾孜熱提力也成了種葡萄的能人。

  如今,艾孜熱提力家種上了7畝木納格葡萄,自己每天天不亮就騎著電動車往地里跑,像照看孩子一樣照看葡萄。由于想要更新改良葡萄品種,他家今年地里的產出并不多,收入只增加了3萬多元,但他對未來還是充滿了希望。

  “有那么多的支持和幫助,我自己不好好干實在對不起大家的熱心。”艾孜熱提力心里盤算著,等葡萄地有了穩定的產出,再開一家汽車修理鋪,“不管做什么,只要肯付出,未來的生活一定會更好。”

      【調研手記】在土地中尋找脫貧的寄托

  生于斯長于斯,土地,是農民最深沉的寄托。但在生產條件惡劣的帕米爾高原東部,如何在人均耕地面積不足1畝的土地上培育脫貧的種子,曾經困擾了一代又一代的阿圖什人。

  種莊稼不賺錢?那就去種木納格、無花果。水果品質不達標?那就提質增效、科學種植。水果豐收不增收?那就拓寬銷售渠道、提升品牌價值……高原的苦寒塑造了阿圖什人堅韌的性格,讓他們在土地中尋找到脫貧的寄托。

  脫貧的篇章會在不久的將來畫上一個階段性的句號,但增收致富的道路依然漫長。土地,這個萬物生長的根基,依然有無窮的空間可以發掘,而踏實肯干、孜孜進取的阿圖什人,必然會在這里尋找到更多發展的寄托。(白之羽

更多內容請掃二維碼

責任編輯: 羅曉麗

copyright 版權所有:新疆亞心網網絡有限公司

關于亞心 ┊ 客戶投訴 ┊ 聯系我們 ┊ 版權所有 ┊ 網站地圖 ┊

加盟禧御贡茶能赚钱吗